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抓耳挠腮 >正文

你听,羊角花又开_微小说

时间2018-01-01 来源:秋毫无犯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文◎蒲公英

天空像一张巨大的铅灰色的渔网,忽地一下就这么掉下来。四周氤氲着淡淡的灰色的忧伤。

对面高楼的白瓷砖像桌上放置的淡褐色烟灰缸,从窗内溢出的日光灯灯光像是流泪的鱼。

两座楼之间的距离仿佛越来越远了。我把每个房间的灯都打开,DVD里惜君的《羊角花又开》忧伤的缠绵和着我无尽的悲伤。你说的,我不会哭,为什么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伸出手,胡乱抹抹眼睛,缩到床上,抱着毛绒绒的维诺熊,盖上厚厚的草莓棉被。明天我依旧是那个我。

你曾说我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女人,在外婆的葬礼上,冷漠看着周围穿着黑色丧服的热泪盈眶的带着陌生面孔的男人和女人们,仿佛那个躺在正中央发福的老妇人与我无关,那些素未谋面的三姑六婆大叔大伯……却因为相同的面孔被排在特定的称谓下,突然之间就变成了那么一家人,却彼此隔绝,毫无感情,只管冷漠地叫着彼此既定的称谓。

外婆的丧礼上,我从头到尾没有掉一滴眼泪,你曾不解的问我为什么不哭,是啊,为什么不哭呢?我本该大哭的,从小到大只有外婆一直陪着我,外婆应是我最亲近的家人。对于父母的记忆只是模糊的两个背影,所以当那两个自称是我父母的中年人站在我面前时,我像一旁观看似的看着他们忘情的演着一出寻亲计,你在一旁笑着说:“呵,笨蛋陌离,等你跟着你父母回城后不要忘记我这个当哥的,我可送你了那么多生日礼物啊。”我瞪了你你一眼,眼泪就那么流了出来,因为我分明看见你眼底的忧伤,你说的,我永远是最懂你的人。

我跟着他们来到了城里。

我把你送我的礼物全部装在一个大木箱里,胡乱收拾却发现关于你的记忆那么多。箱子最底部的那盒糖人纸是我在外婆这里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我将一张张糖人纸贴在木棱窗上,任阳光透过鲜艳的玻璃糖纸印在桌上一连串斑驳的华丽,稀稀疏疏的色彩懒懒的洒在桌上拓成一幅梦里久违的画面。那时,你拿着纸盒说:“陌离不哭,陌离不哭,哥哥以后每年都送你生日礼物,陌离不哭好不好?”其实,你也就长我一岁,好像,那个时候天空像玻璃弹珠一样湛蓝,云朵像糖葫芦一样串联着,过往的风里满是水果糖甜甜的味道。

那时,我想告诉你说,我不喜欢水果糖,我只喜欢大白兔奶糖,只是你一直执拗地说我喜欢水果糖,你说陌离吃水果糖总是先舔一舔,然后再笑着风一般将水果糖吸进嘴里,有一次你扳正我的脸,一脸茫然地问我:“陌离嘴里是不是住着一个千年老妖。”我出手就是一拳。

后来,你不再和我一起在树下吃水果糖,我将外婆给的大白兔奶糖塞给你,你一脸鄙夷地说:“男子汉不吃零食。”然后将包里塞进去的大白兔奶糖丢给我,我委屈得哭了,转身便跑,你却一把拉住我说:“唉呀,陌离,大娘说了,零食吃多了会长蛀牙,你看我满嘴的黑洞,到时候娶不了老婆,你嫁给我呀!”

我一听你道歉便乐开了花,笑着对你说“好呀”。其实那时候我就想长大了我就让你娶我,我们一起吃一辈子的糖,我将大白兔奶糖换你的水果糖,听一辈子那首不厌的歌,因为你喜欢,就这样一不小心过一辈子。

日子总是过得太快。

来城里不久,就发现这个家并不如表面和谐,父母原先早便离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

父亲常年工作在外,归家的时间不多,在繁华的大都会里受不了红男绿女的诱惑,终在某年大年夜带回一纸离婚协议和一浓妆艳抹的俏女郎,任凭母亲如何哭闹,如何反抗,终逃不了在市政府门前领上厚重的离婚协议,然后眼巴巴地望着父亲和那个女人远去。我无从知道母亲是否满眼泪光,死死地盯着他们远去的方向。

凭着女性的直觉,我一直认为母亲是这个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于是在法院将我判给父亲后总是不怀好意地制造些小插曲攻击那个破坏父母感情的第三者,以我的方式替母亲报仇。而我也发现我在一步步地远离你,你曾说陌离是天底下最最善良的人,是最不愿伤害别人的人。好吧,我承认我在这个问题上,我却背道而驰。纵使那个叫娟子的女人对我再好,我一次次无理取闹只是换来她一脸茫然的微笑,我终于忍无可忍冲她吼道:“每天都笑,你以为你笑着就是观世音,你再怎样也都只是个小三,破坏别人家庭的不要脸的第三者。”

我不知道辽源最权威的羊癫疯专科医院父亲何时站在我身后,待到他两眼通红地甩给我一巴掌后,我摸着红肿的右脸,盯着他说“你为她打我”,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房间,重重关上门,只听见父亲在身后怒吼道:“你和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个德行。”然后就听见那个叫娟子的女人喊了一句“够了,孩子毕竟是孩子。”

看着镜子里红肿的右脸,一个人静静地擦消毒药水,然后上药,四周变得极静,连眼泪滴在梳妆台上的声音都变得异常清晰,你不会这么对我吧,佑一,你会一脸关心地问“还疼吗”。那一刻,我莫名地想你,相思成疾,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好可怕。

我抱着你送我的维诺熊无声抽泣,眼泪成疾,不知是由于疼痛,还是心痛。后来,我义无反顾地冲出去,父亲从沙发上站起来,恼羞成怒地说:“你走吧,走了就别回来。”我只留给他一记重重的关门声,门真是个好东西,关上之后,外面的人永远不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

等我回到z城,奔到母亲门前,在一个黄昏的余晖中,伸手敲了母亲铁青的房门,隔壁屋里的老太探出头来:“小姑娘啊,这家人上个月就搬走了,女主人结婚了嫁到省城当女老板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走出小区的,老太的话像是一枚定时炸弹,找准时机,便会让我彻底崩溃。我气恼自己曾一贯给母亲赋予的完美形象,正如后来,母亲告诉我“大人的世界你永远无法明白。”我也仍不肯原谅她,因为她曾经被赋予过怎样的完美,而她又残酷地将这份完美舍弃。

如果那个叫娟子的女人在我的心里下了十八层地狱,那么母亲应该下十九层二十层都还不够。

人总是这样,以为自己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才是最本质的,深入了解后,他的种种过错便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因为他违反了自我规定的第一印象。

就像后来,再见到你一样。

那次我和同学路过学校后面的小巷,便碰上了一起打架事件。我向来对这种事敬而远之,可同学却拉着我,说只看一下,那个带头染着钴蓝色头发,戴着副墨镜,嘴里叼着不知是什么牌子的香烟,糟蹋了那一身令我欣赏的白衬衫,牛仔裤和棕色大马靴。天知道,如果不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见他,我一定会拜倒在他的名牌马靴之下,可是,他的种种表现与我所钟情的温柔个性背道,我便感慨:亏了这副好皮囊啊!

我和同行的走一起舔着巧乐兹,评价着这些打斗的人中谁最帅,争执中,我明显听见有人唤你“佑一”,就那么一瞬间,我便将你与他重合在一起,你的温柔和他的不伦不类,悦在身后高喊一声“陌离,娟子阿姨来接你了”。我明显看到你身体的一僵,不知谁的一拳便揍在你的脸上。那张脸和佑一一模一样。

你抹抹嘴角的血迹推开挡在前面的人,立马跑到人堆中焦急地寻找什么。这些都是后来她们告诉我的。倘使当时你真的在人群中找到我,我也不会承认我认识你,因为你变了,变得好陌生,我害怕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你,你也不能接受现在的我。

那次离家出走之后,父亲像捡东西一样领回我,在警局门口我听见他低声说了句“陌离,对不起,那天是爸爸太冲动了”。我不知道他是以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又是以怎样的角色说出这句话的,我只是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我怕我回头,便会眼泪成疾。

那晚,那个叫娟子的女人早早睡了,父亲把我叫到书房,谈了很久,他说:“陌离,大人的世界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等你长大,你便会理解你的父亲。”他起身,换了个位置重新坐下,说道:“每个人都有追求自身幸福的权利。既然不爱了,还死凑在一起,对双方都不好,这些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记得当时我直直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气愤地说:“你们追求你们的幸福,与我何干,为什么要让我成为受害者,说什么不爱了,还要我干嘛呢,反正你们不是丢我丢习惯了吗?为什么还要把我像动物一样捡回来?”

泪水在脸上泛滥。

从那之后,父亲便把我送到了寄宿学校,我盯着这个陌生的贵族学校,抱着维诺熊,仿若只受伤的小兔,努力寻找自己的疗伤森林。悦便是在这个学校认识的。那时候悦还一脸稚气,精致得如同一潭清澈的湖水,着呢改天顶着一张无害的脸缠着我用巧乐兹换我的大白兔奶糖,悦也喜欢惜君那首《羊角花又开》,于是那段日子,我们总是并排坐在树下,一人一只耳麦,听着那首不厌的歌,我常在怀疑悦是延续你口中永远的天使吗?

直到后永州治疗癫痫病最好的研究院来,那次打斗之后,悦不再那么快乐,也不再吃我递上去的大白兔奶糖,听歌的时候也心神不宁,我抚着她的肩问她怎么了,她突就那么一下哭了,哭过之后,她一把抱过我说“陌离,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我该怎么办。陌离,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但见到他那一瞬间我便确信他是我命运中很重要的人。”我望着面前梨花带雨的悦。几年的蜕变,悦早已从昔日那个小女孩变成如今清纯动人的小美女。我拍拍她的肩膀:“喜欢就去追啊!不追,也许就会错过啊。”

喜欢就去追?!

也许就会错过?!

我也不知我是如何说出这句感性的话的,就那么便让你的身影钻进脑海,挥之不去。

直到悦带着你走到我面前,玩着你的手快乐地说:“陌离,这是我的男朋友,佑一。”悦在你身边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原来她所说的一见钟情是你,当晚,悦喝了很多酒,醉倒在旁,你戏谑地把玩着酒杯说:“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吧,陌离,你早便认出我,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我刚要开口你便示意我停下,你说:“我明白,你们这种大小姐只想要更快地摆脱过去,只是陌离,过去就真就让你这么不堪,这么不愿提起吗?”

我看着你抱着醉倒的悦离开,眼泪便无止尽地流下来,笨蛋佑一,你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就这么瞧不起我吗?你总是频繁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从我身边带走悦,你也许未曾发现我的目光总是追着你们消失不见。

有一晚,你喝醉了,呆在酒吧不肯走,酒保打电话给我,我竟慌得立马打车过来,忘了还有悦,但那一刻,我才真的体会到,你之于我早就那么根深蒂固。你拉着我的手说:“陌离,你干嘛这么折磨我。”然后你就哭了,一个大男生抱着我就稀里哗啦哭了出来。

你并不知道,你睡着之后,我望着窗外想了很久,从过去到现在。想起小时候总扭着你说要嫁给你,到现在却不敢面对你,是什么使我们变了,是时间?还是距离?其实都不是,只是我害怕了心痛的感觉,我害怕了付出真心之后的伤痛欲绝,那种不能呼吸的痛楚。但是为什么现在看着你难过,我的心还是很疼,疼得无法呼吸,是我在折磨我们吗?

第二天你醒了,我察觉到你的动静也跟着醒来,我迎上了你躲闪的目光,我猜想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醒来,心里是满满的幸福。我是真的不想再互相折磨了。

可是你一开口便问:“怎么是你,悦呢?”

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即使夏天,我也还是很冷。“昨晚你喝醉了,酒保打电话给我。”

“谢谢,你现在可以走了,我让悦过来就行,”你一边拿出电话一边说,“悦,我有些不舒服。我在家休息,你带点药过来。”

我关上门,我把这些那些种种的耻辱与不安刻在光滑的玻璃上,镜中的你一定在嘲笑我吧,不然怎么会笑得流出眼泪呢?

夏日的空气变得压抑,拥挤。

即使你站在我面前,无非也是事已逝,人非罢,海市蜃楼就是你之于我的全部意义。

悦开始忙了,忘了那首《羊角花又开》,你也不忘在我的面前上演你和悦的恩爱。我所珍视的自尊在你的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有些事情,一生只能做一次,比如,爱你。

才发现我之于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是。他们所有的欢声笑语都与我无关,我不过是他们寂寞无聊时的玩伴,等到哪天,他们厌了,烦了,便会像踢足球一样踢开我,继续他们的欢声笑语。只剩下那个黑暗街角的我,一个人孤单流泪,纵使这个世界阳光再多,都与我无关。我像是被关在玻璃瓶里的小人,明明可以看见四周的欢乐,明明可以感受到阳光打在身上的温暖,但无论如何努力挣扎,都跑不进去他们的欢笑里。我只能在这个世界的一角睁着眼流着泪看他们的兴高采烈。然后在心里对自己说:没事,明天我依旧是那个我,他们与我无关,一切都不重要。

可是,看着你们执子之手,我竟这般心痛,痛得无法呼吸。

那次,你喝醉酒敲响我的门,紧紧地抓着我,红着眼睛盯着我说:“陌离,你真就这么狠心,这么绝情,你怎么可以这么平静。”看你的样子,醉得不轻,你忘了你有了悦了吗?

我推开你抓着我的手,一脸平静地说:“你醉了,你不该来找我。”你红着眼睛盯着我:“告诉我,陌离,你也爱我对不对?”我避开你的目光,可是,仅那么一瞬,商洛儿童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好我便想起,那次悦开玩笑似地问我:“陌离,你不爱佑一的对吧!”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就只好避开悦的目光,说怎么可能,可是,你现在在我面前,我竟无法面对你,我只好强忍着泪水,让眼泪流回心里,我说:“快回去吧,悦该等急了。”你却立马抱着我,早已没有彼时在槐树下的胆怯,你把头埋在我的发间呢喃地说:“我知道,你爱我。不然,你怎么还喜欢大白兔奶糖和《羊角花又开》,那时只属于我们的独家记忆,我都明白了,你别骗我了!”

仿佛被人看穿一般,心里隐藏了那么久的秘密,被你轻松地说出来,我控制不了眼泪,我说:“那悦呢?我们不该伤害她,我们这样,对不起她。”你抱紧我,像是护着自己的宝贝,你说:“在爱情里,没有谁对得起谁和谁对不起谁,只有爱与不爱,这样才能将伤害降到最小。”

我永远忘不了,当我们手牵手走到悦面前时,悦冷冷地看着我们,便一言不发地转身,我看见悦的身体在剧烈地抽搐――悦应该是泪流满面的吧!我从未见过这副模样的悦。一直以来她都是快乐的,仅有的两次哭泣都是因为你。于是,我又开始犹豫了,你一直紧紧地牵着我的手,想给我温暖。

那时候学校里的树都调了,只剩一树的枯枝,在寒风里剧烈地颤抖。每棵树都是孤立的,无论如何努力都找不到依靠。

那些日子,我真的很幸福,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与充实,你一直牵着我的手,你的手很宽厚,很温暖。我们一起听《羊角花又开》,互相剥大白兔奶糖吃,你说小时候因为穷才会用廉价的水果糖换我的大白兔奶糖,其实长大一点,我就明白了。但我乐意。

你会对我温柔地笑,是谁说过有酒窝的男生都不会太坏,就像你。我喜欢看你对我笑,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你眼里的温柔,我看见你黑色眼球里的我笑得很灿烂。我开始贪恋这种感觉,我喜欢你的宠爱,喜欢你叫我笨蛋,喜欢你轻敲我的头,更喜欢你牵着我的手轻轻为我带上耳麦,为我大白兔奶糖,一直甜到心里,这就是恋爱的滋味吧。

可是,只要你一离开,我的幸福感全被内疚代替,一种负罪感将我淹没,我无法忘记那日悦离开的背影,那么孤单那么落寞,悦不应该是这场爱情游戏的牺牲者。但是我越来越迷恋你的味道,爱情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让每个人都变得自私。

后来,悦住院了,很严重的贫血,又因为身体极虚倒在了回家的路上。我看着病床上不语的悦,脸色苍白的如同一朵绚烂的百合,我流着泪说:“悦,我错了,你快点好起来吧,医生说你不能再生病了,会有生命危险的。你怎么这么傻,那么多天不吃不喝,你的身体怎么受的了……”我要走的时候,悦转过脸望着门口,说:“可不可以把佑一还给我,我真的很爱他,算我求你好吗?陌离。”我背对着她,我怕我转身会看见她泪流满面,也怕我会让她看见泪水,但眼泪确是在脸上蔓延,痛彻我心。

我不能忘记医生所说的,悦是急性胃癌。

我在医院门口给你打电话,让你到医院照顾悦,说完这句话便匆匆关机,我怕下一秒我会求你不要去。但是,我不能,我流着泪穿梭在人群中,很多人不明地打量我,我也不在意,都说旁观者轻,轻松的“轻”,现在除了你恐怕没人能理解我的心痛。

将自己反锁在房间,不听你的电话,不回你短信,这样,应该算是分手了吧?那几天,你每天都在我的门外,隔着门,我竟可以听见你流泪的声音,你可曾想过,这几天我将后半辈子的泪水都流光了。我们就这样,隔着一道门,背靠背坐在地上无声地抽泣,埋葬那场没有结局的爱情。

悦出院的时候,我挽上一名大我几岁的男人走到你们面前,笑着说:“这是我男朋友,季诺,传媒公司经理。”悦一脸兴奋地挽上我的手,手指如枯藤一般缠上我的手臂,一脸天真地问我“真的吗”。我不知道此刻悦脸上的笑容是真实的祝福还是虚伪的嘲弄。离我明白,自从你出现,我们三个人再也无法回到起点。

我和悦再也回不去曾经,不然悦不会那么低声地求我,只是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友谊就这样碎裂。都说友谊坚不可摧,只是没有遇到那足以摧毁一切的人,而你就是那个人。

那段时间我们都很平静,悦恢复的很好,毕竟心病还需心药医。悦常叫我和季诺一块出去玩,我常说季诺忙,你总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有太多我看你不懂的含义,你总是欲言又止。终于有一次,你鼓足勇气告诉我“那个季诺不好,他不适合你”,我笑着避泸州手术治疗羊羔疯最好的医院开你的问题,没有你,还有什么适合不合适。他只不过是我在人才市场花100元雇用的一名临时演员。

悦回来时,我匆忙收拾好心情,告诉你“你和悦要幸福”,然后在第二天踏上了通往外省的火车。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和悦,我不喜欢车站里生离死别的气氛。

我一直翻着手机里悦的那条短信:

陌离,我有佑一的宝宝了,我们一家人要到国外定居,再见。

泪水滴到右手的化验单上上,氤氲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我在这个小城镇里教幼儿园,小孩子就像天上的天使,我教给他们那首《羊角花又开》,每天发给他们水果糖和大白兔奶糖,然后看着他们一脸幸福的样子,就像那时杨槐树下的佑一和陌离。

我没有恨过你们,因为佑一,我永远会记得你最后的那句,你说:我的心在你这里,但我的身体必须离开。

十一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就是一个结束,没想到悦找到了我所在的小城。一年没见,悦比以前更加漂亮了,但是我却觉得她很累,那是一种心力交瘁才有的痛楚,像我刚离开的时候,眼神是没有焦点的。

她说:“陌离我对不起你。”

她说:“陌离我求你原谅我,我错了。”

她说:“佑一知道我没有和他的宝宝,要和我分开。”

她说:“我求他不要这样,他说他爱的是你,要回来找你。”

她说:“我当时一定是气疯了,不然我怎么会在马路中央推他。”

她说:“我就这样看着他被汽车撞飞,当时流了好多血,我从没见过这么多血。”

她说:“可是,无论我怎么道歉,他就是不肯醒过来,他就一直闭着眼睡了三个月。”

她说:“医院说只能准备后事了,但是,我不相信,他那么爱你,他一定会听你说话醒过来对不对?”

……

我就这样看着我面前这个泪流满面歇斯底里的女人。原来,当一个人悲伤过度的时候竟会变得异常沉静,我觉得我的四周都变成一片空白,大脑也一片空白。只听见有一个很好听的声音一直在呼唤我“陌离,我很想你”。

后来,我明白佑一将永远离开我的时候,我已经站在特护病房门口,门因为眼泪变得远了,佑一,我突然发现我这一生的泪水全都为你而流。

最后那几天,我陪着你,附在你耳朵清唱《羊角花又开》,剥开一个又一个的大白兔奶糖放在床边的白色瓷器里,然后不眠不休地叙述我们的点点滴滴,我说:“我很爱你,佑一,你快醒过来吧!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看我们的女儿,她叫念佑,她长得可像你了。不过也好,你比我聪明,要是像我的话,不是又了一个笨蛋。以后你得挣很多钱,我们要把念佑变成公主,以后我会每天给你们做饭,等你们回家……”说着,却变成抽泣。等我醒来就发现你一直盯着我,我喜极而泣。

你揉着我的头发说“笨蛋”,你说:“我在梦里听见了你的哭声,心痛得在鬼门关前跑了回来。”你还是一样宠着我,我以为,一切又回到从前。

可是,医生说只是回光返照,我激动地说“不可能”,事实上,那天晚上你就再也没醒过来。

床边容器里的大白兔奶糖全都化完了,在容器底部结了厚厚的一层白色液体,像是混浊的泪。我不能再想你,因为想起你我的心会痛。

十二

佑一:

亲爱的佑一,你在那个国度孤单吗?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和你很像的小女孩,请你善待她,她有可能就是我们的念佑,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你一定要照顾她。

亲爱的佑一,我好想你。我还喜欢那首《羊角花又开》,他们都说我有精神病,说我有被迫妄想症,可是,我还是好想好想你。我知道,你会回来和我一起听《羊角花又开》,对吧。我会很乖,不会和你抢大白兔奶糖。

可是,亲爱的佑一,你到底在哪里,我找遍整个世界都没找到你。小王子说,星星美丽,是因为里面有一朵看不见的花;沙漠美丽,是因为沙漠里有一口看不见的井。或许,我固执地认为你还在某个角落等我,就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吧!

陌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